<span id='sctqg'></span>

    <dl id='sctqg'></dl>
  1. <tr id='sctqg'><strong id='sctqg'></strong><small id='sctqg'></small><button id='sctqg'></button><li id='sctqg'><noscript id='sctqg'><big id='sctqg'></big><dt id='sctq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ctqg'><table id='sctqg'><blockquote id='sctqg'><tbody id='sctq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ctqg'></u><kbd id='sctqg'><kbd id='sctqg'></kbd></kbd>

    <fieldset id='sctqg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sctqg'></i>
    <acronym id='sctqg'><em id='sctqg'></em><td id='sctqg'><div id='sctq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ctqg'><big id='sctqg'><big id='sctqg'></big><legend id='sctq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ns id='sctqg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sctqg'><strong id='sctq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i id='sctqg'><div id='sctqg'><ins id='sctq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寄居蟹的寂寞愛情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0

            結婚那年她才26歲,短短一年的婚姻生活,以對方的出軌宣告結束。離婚後她辭瞭工作,離開那個城市。三個月的旅行之後,終於在一個海濱小城安瞭傢。所謂的傢,隻是城市邊緣區一間租來的15平方米的小屋,很暗的光線,夜裡能清晰地聽到屋外呼嘯的風聲。新找的工作是在一傢報社做校對,一個月700塊錢的薪水,付瞭房租水電費生活費後,便所剩無幾。所幸她很有文字天賦,買瞭一臺二手電腦,為雜志寫一些故事。很多寂寞的夜晚,便在鍵盤清晰的敲擊聲中過去瞭。
            漸漸寫出瞭名氣,那些清婉寂靜直抵心靈的文字。讓很多讀者對她仰慕有加。他也是她的仰慕者,與其他讀者不同的是,他和她一樣,也寫字。所以,那次在筆會上,兩個互相仰慕的人,一見如故。
            他是一傢行政單位的領導。35歲的成熟男人,英俊儒雅翩風度翩翩。但是吸引她的並不是這些,而是因為他懂得她。也不是常常聯系,偶爾他會有電話來,正好是她想起他的那個瞬間;他去書店,回來經過她的單位,會順手把新買的碟子給她留一張,也正好是她喜歡的恩雅的碟;有時候他不請自來。在她的小屋裡,他畢畢剝剝地剝栗子皮,她一顆一顆地吃,仿佛有花,在她的心裡開得馨香爛漫。
            偶爾也會提到他的妻,都是不經意的。他說,我愛人也喜歡看你的文字呢。她便哦一聲,看著他笑,不再說話。心卻突然暗淡。仿佛一樹一樹開得正好的花,呼啦一下便謝瞭。
            愛,隻在自己的心裡。發瞭芽,又被自己狠狠掐掉。她想,不會有結果的,不要再見瞭吧。可是電話一響。她立刻心如鹿撞,慌得不及穿鞋,光腳跳下去接。他的聲音他的笑,如同春天的雨露,把她已經掐掉的芽,重新滋養得鮮嫩飽滿,呼呼地往上生長,她根本來不及去抑制。後來。她索性不再去抑制那些想念和渴望,她想,就這樣一輩子愛著他。遠遠地看著他,也很好。
            他是突然離開的,全傢移居加拿大。她得知消息時,他人已經在那個遙遠的國度瞭。一個月後她收到他寄的包裹,打開。是一隻草編的小海蟹,白色的信箋上有4個潦草的字:蟹歸大海。
            她在自己的小屋整整呆瞭3天。一任日出日暮。3天後她重新去上班,人雖憔悴,卻精神煥發,與人輕語調笑,從容自如。她知道,心裡瘋長的芽,已經被狠狠地連根拔掉。
            兩年後,她遇到一個成熟優秀的男人。戀愛、結婚、生子,幸福美滿的生活,像一幅曼妙的畫卷,在她面前緩緩展開。
            很久以後,她在一本雜志看到一段關於寄居蟹的文字:寄居蟹是一種很小的海蟹,它們寄居在岸邊的淺水裡,大海每次漲潮都會帶給它們一些可憐的食物。隻要有定期的潮水,它們就會賴著不回大海。由於淺水裡食物時斷時續,它們的生活總是處於饑一頓飽一頓的狀態,因此這種蟹很難長大。但是一到枯水期,它們得不到食物。就會拼命爬回大海,最終也能長成一隻很大的海蟹。
            她心裡驀然一驚,一下子就想到他,想到他當初的決絕分離。原來,他的狠心決然,隻是不肯讓她做一隻愛情寄居蟹。原來,他早就明白,他不是她的大海,隻有狠心斷掉她的水源,她才會拼命爬回大海。找到自己真正的愛情歸宿。
            捧著雜志。在那個初春煦暖的午後,她的淚一滴滴落下,在紙上開出一朵又一朵無色的花。外面。陽光燦爛,世界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