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ltb6s'></fieldset>

<code id='ltb6s'><strong id='ltb6s'></strong></code>

<dl id='ltb6s'></dl>

    1. <i id='ltb6s'><div id='ltb6s'><ins id='ltb6s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ins id='ltb6s'></ins>
      2. <tr id='ltb6s'><strong id='ltb6s'></strong><small id='ltb6s'></small><button id='ltb6s'></button><li id='ltb6s'><noscript id='ltb6s'><big id='ltb6s'></big><dt id='ltb6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tb6s'><table id='ltb6s'><blockquote id='ltb6s'><tbody id='ltb6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tb6s'></u><kbd id='ltb6s'><kbd id='ltb6s'></kbd></kbd>
      3. <span id='ltb6s'></span>

        <i id='ltb6s'></i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ltb6s'><em id='ltb6s'></em><td id='ltb6s'><div id='ltb6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tb6s'><big id='ltb6s'><big id='ltb6s'></big><legend id='ltb6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寶貝,不哭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5

              清風晚霞送,斷月點天燈。均不見,萬傢星火別樣紅。

              許是夢的錯覺,許是生命的戲弄,或許是老天的嫉妒,看著幸福漸漸遠去,獨留窗前殘影,手中的香煙,寥寥隨風,醉瞭月容。

              已經開始遺忘那古老的記憶,慢慢丟失昨日永恒的誓言,快樂的溫度漸漸冰冷,隻留下這老舊的窗臺,冰封的殘影。

              有多久沒有真正的笑過瞭,他坐在這永恒的窗臺前,默默的看著那萬傢燈火,夜空中那萬盞星燈,曾想過也許這才是永恒吧。

              他很喜歡這樣靜靜的坐在這一塵不變的窗臺,看著夜空,看這時間流過。在默默的回憶中,幸福也許不是太遠。

              還記得很久以前,這窗臺依然這樣大,也是這樣透出一絲絲冰涼,他總是這樣抱著本厚厚的書伴著夜空,用他的話來講這樣比較有靈感,更能感受大自然,書也就自然而然的弄懂瞭。為此曾被她說做斯文敗類裝清高,有時也直接的定義為傻子。

              用她的話來說就是,你有電腦不用幹嘛老抱著本破書,你有書桌不用幹嘛老呆在那角落,你有床不睡幹嘛老睡在窗臺上。對此,他總是歉意的一笑,可得來的卻是她氣鼓鼓的揪起他的耳朵,因為她老說,姐不兇悍點你還裝上隱瞭是不?

              他很喜歡下雨,坐在老舊的窗臺,看這街上行人匆匆走過,天空細雨紛飛,漸漸淋空瞭街道,安靜瞭世界,在一陣微風中,彌漫瞭玻璃,透出陣陣冰涼催人入睡。而這時兇悍的她也總喜歡如小貓般懶散的蜷縮在他的懷中,擺弄著他的手指靜靜的陷入瞭永恒的思緒。當雨漸漸消停時,她總會狠狠的在他懷中躬瞭躬,因為她說,姐剛才是被你那裝的樣子給騙瞭。

              他很喜歡抱著她在月下的窗臺看著夜空發呆,而她總會說,你這樣子好傻哦,不過這樣聽舒服的,睡會先。

              他很喜歡在窗臺前安靜的看著書,靜靜的聽著她那沒完的話語。而結果是,她搶過他的書,強硬的下命令道,以後不許看書隻能看我,書我幫你看,嘻嘻,我漂亮不。

              絲雨伴老窗,老窗倚舊人。

              早記不起有多少個春秋沒有她的影子,早忘瞭多少個日夜她哪熟悉的味道,許她隻是一場夢境,又或著他還在睡夢中,有他那麼沉默的男人嗎?有她那麼兇悍的女人嗎?

              還記得她離開時場景,她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抓著他的手,看著第一次流淚的他微笑著說,寶貝,不哭,呵呵,我會在天國看著你陪伴著你的。

              還記得她第一次來他傢時,兇悍的賴在坐在窗臺的他的懷中睡覺,那時起他便喜歡上那個老舊的窗臺,還記得他第一次吻她時,她咬破瞭他的舌頭;還記得第一次被他揪耳朵時那怪怪的感覺,還記得…。。

              他輕輕的將她擁入懷中,溫柔的為她擦幹倔強的淚水,柔和的說,

              寶貝,不哭!下輩子,我還讓你欺負。

              ——-學著仙逆寫的,嘎嘎